战“疫”必胜|西班牙大流感启示录

新春本该是万家团聚的日子,然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席卷全国,就在新型冠状病毒的预防和治疗在我国取得一定成效的同时,新型冠状病毒已然开始蔓延到世界范围内。面对如此狡猾多变的病毒,谁也不敢断言疫情何时结束,谁也不知道这次疫情将给全人类造成多大的影响。回首过去,给全人类造成最大伤害的传染病莫过于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

西班牙大流感在1918年秋季于全球范围内大量爆发,至1920年春季,在全世界造成约10亿人感染,大约死亡5000万~1亿人。而且西班牙大流感和新冠肺炎在传播过程中的经历也颇为相似。

1918年3月份,一处位于美国堪萨斯州的军营发生流感,军营长官的求救并未受到华盛顿方面相关人员的重视。1918年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第4个年头,此前一年美国撕下“中立国”的面具正式加入英法领导的协约国阵营。流感病毒随着美军载着大批士兵的运输船只从美洲大陆穿越大西洋来到了欧洲大陆。4月初,疫情首先出现在美军士兵登陆的地点法国布雷斯特,流感趁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东风首先侵袭了法国军队,随后意大利和英国军队也没能置身事外。作为战胜方的英、法、俄、意等国,为了避免影响军队的士气,交战双方的高层对疫情的蔓延视若无睹。

5月,流感在中立国西班牙蔓延,尤其是他们的国王阿方索十三世也染病,西班牙的报纸开始铺天盖地报道,疫情曝光。从美国传向欧洲大陆的大流感,最终因为“首次”出现在西班牙而被命名为“西班牙流感”。6月,大流感侵袭亚洲,中国和日本、印度、菲律宾等国都被“西班牙流感”侵袭。

在疾病传播的初期是最容易控制的时候,但是因为规模尚小和稳妥至上的理念,疾病总是得不到到应有的重视,这也往往给疾病的传播提供了便利条件。

第一次世界大战交战国的隐瞒和战争中的大规模集聚为西班牙流感提供了传播和变异的“培养皿”,不过流感同时也加速了一战的终结。因为流感,德军出现大规模的非战斗性减员,在流感的侵扰下,德军士气更加低落。德军原定7月发动的对协约国左翼的进攻,也因为流感而取消。从9月开始,同盟国中的保加利亚、土耳其和奥匈帝国先后退出战争。1918年11月11日,德国在战争和流感的双重压力下宣布投降,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

西班牙大流感的“狡猾”程度堪比如今的新型冠状病毒,在蔓延至全球的过程中,尤其是在1918年的七八月份,肆虐欧洲的疫情逐步缓和,让一部分人放松了对于流感的警惕。但是9月份9000名美国步兵随着军舰前往法国,大流感又一次在欧洲大虐起来,而且这一次更加严重;助长流感第二次传播的还有因为世界大战停战曙光带来的大型集会庆典活动,接吻和拥抱为流感的传播提供了更大的便利。最终导致了这场波及全世界,威胁全人类半数以上人口生命安全的瘟疫。

因为政府强有力的防疫措施,新冠病毒的传播得到了控制(2月23日,24个省份内没有新增确诊人口),诸如广东广州、四川广元、江西赣州等地在政府指导下部分饭店、商场、集市开始接待顾客,因为长时间憋在家中,很多场所都出现“报复性”消费的现象。人民的消费热情确实需要释放,但绝不是现在。

我们应该珍惜医护人员和防疫人员用生命安全换来的短暂的安宁,切莫半途而废,否则出现西班牙大流感二次爆发的情形也并非危言耸听。等到我们真正战胜新冠肺炎再庆祝也不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