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刚果金理发师以马内利

初来乍到刚果金,新鲜感十足,便叫下榻的酒店安排了个随从陪我到处逛逛卢本巴西。

卢本巴西相当于中国的上海,是经济重地,集合刚果金所有的稀有金属矿井。沿着去高尔夫球场的方向走去,两边的绿化还算可以,树木葱郁,马路是水泥地,走着走着,路边的一座金碧辉煌的小屋引人注目,屋顶上插了一个金字,比利时的英文缩写,还飘了刚果跟比利时的国旗。面前停放了一辆中国的28大杠自行车,门口放了两个假发人头磨具,还有几盆花花绿绿的花朵,应该是理发店吧。

还没到理发店,就闻到一股十分清香的味道,让人心旷神怡,屋里面渐渐传来古典的法语歌,让人仿佛置身欧洲比利时的街头,“Bonjor 你好 中国”,一位穿着黑色礼服的黑人从屋里慢条斯理走出来跟我们打招呼,还戴了顶法式高帽子,嘴里叼了支雪茄,还给我们轻轻鞠了个躬,伸出邀请的手,意思是让我到他的理发店理发,我连忙跟他说,我刚刚来这里,暂时不需要理发,他温柔地说,他是刚果最出色的理发师,这里也是当地最负盛名的理发店,也有很多中国人过来理发,他可以给我修理一下,会显得更加有精神。由于盛情难却,对他这般的热情礼仪最后还是妥协,以20块钱人民币成交,就当做是体验吧。

进到屋子,里面估计也是9平米左右,没有其他人,墙壁上挂满了比利时的风景画,最显眼的是比利时路易国王的画像,放了两张椅子,两面镜子,尽头是后门,估计有一间小房间。头顶有吊扇,中国的钻石牌,被擦得干干净净,墙头唯一的工具柜子的DVD从未间断播放音乐,都是法语歌,所有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还挺写意,不看外面 还真会感觉如临比利时。

他很有绅士地挪开一张椅子给我坐下,左转右看地打量我的发型,问我去过欧洲嘛?我说没有,后面他就如同上课班跟我介绍欧洲的种种风情,比利时的种种趣味,国王有几个老婆,他们的王子,有多少个情妇,还不是责备比利时的啤酒卖的好贵,安特卫普圣母大教堂里面每天都塞满了虔诚的基督徒,让人进去都要排队。这特么给我感觉,他好像是刚果从比利时旅游或者定居回来刚果,我问他,你去过比利时嘛?他说正在计划,机票好难订的啦,我心想这不是在装逼嘛?但是确实让人感觉错乱,本想是向他打听一下卢本巴西的风土人情,跟一些实际情况,却都是高大上的一些话题。

我到来劲,想了解这位绅士。我问他 你喜欢刚果金的生活嘛,他说还可以,就是比较难吃到法棍面包,不过啤酒他还说每天都会喝,还有红酒,他最喜欢喝的就是比利时温伯格的红酒,非常入口,还把各式的法式红酒都给我介绍了一遍,更是倒了一瓶红酒问我要不要来一杯?对于我这个喜欢喝酒的人来说,他的确对红酒很专业,感觉喝红酒有几十年啦。做生意分分钟上下几十万的那种行头!

后面他拿着剪刀在我头上一条一条头发地处理起来,非常细心,可是完结以后,感觉就是前面刘海稍微断了一点,并没有多大变化。给了钱之后,他还给了我一张名片,名片扑鼻的香味,很有礼貌地送我们出来。感觉理了个发,是到欧洲做了单大生意般款待。

最后回来的路上酒店的随从告诉我,他不过是在本地一个普通人,从小是孤儿,也没有离开过刚果金,他的祖父是比利时殖民时期一个官员,后面被比利时人杀了,他的父亲后面读书去了比利时再也没有回来,母亲生下他也死了。门口的那辆单车就是他的,平时吃饭也跟我们一样天天用手吃木薯fufu,住在他理发店的小房子里,一个月大概也就赚四五百块人民币。一次也没有离开过刚果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