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人口普查千年史

《中华读书报》2022年征订正在进行,恭请读者朋友到当地邮局订阅,或长按二维码在线订阅。

尽管有新冠疫情的影响,2021年3月21日英国仍旧如期进行了每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人口普查有单独的法律,并由各自的人口普查机构负责,这里的英国指英格兰和威尔士)。人口普查由国家统计局(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负责。2021年的人口普查第一次采取网上填报的方式,每个家庭有一个代码,在线填写。无法在线填写的可以申请纸质版表格,不填写者面临最高1000镑的罚款。

英国第一次全面调查是在1086年。当时征服者威廉(William the Conqueror,c. 1028—1087)下令编制《末日审判书》(Domesday Book)。《末日审判书》的调查涵盖了整个英格兰,并包括了现在的威尔士和坎布里亚郡的一小部分。尽管今天的英格兰和威尔士的许多地名发生变化,但《末日审判书》里提到的所有地方几乎都可以在当今的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图上找到。但当时的主要城镇(如温彻斯特和伦敦)都未纳入其中。《末日审判书》对当时的英国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因此,可以将其视为首次人口普查。但是,与现代人口普查不同的是,《末日审判书》并没有提供准确的人口数量,它主要调查英国各地人口的财产情况,以便对这些财产所有者征税。

《末日审判书》对于历史学家和家谱学家来说仍旧是宝贵的资料。历史学家可以用它来了解当时英国的财富,进而研究封建制度、地理和人口统计学,还可以用它来查找有关某定居点的历史、人口和周围环境的更多信息。对于家谱学家来说,这本书为追踪家族谱系提供了有用且引人入胜的资源。几个世纪以来,《末日审判书》为有关古代土地和财产权的纠纷提供了证据。历史地理学家亨利·达比爵士(Sir Henry Clifford Darby,1909—1992)说,任何使用它的人“除了赞叹英格兰最古老的‘公共记录’,而且可能是欧洲历史上最杰出的统计文件之外,无话可说”。

英国第二次全面调查是在1279年。1279年3月,爱德华一世国王(King Edward I,1239—1307)对英格兰土地所有权进行了一次全面的调查。收回的文献按百户区排列,因此得名《百户区卷档》(The Hundred Rolls)。1279年的调查似乎意欲进行与《末日审判书》调查一样的工作,但没有获得与它一样的名声,也没有基于调查结果的进一步举措。然而,《百户区卷档》的调查更详细地描绘了1279年的农村社会,它针对的是非自由农民(佃农和农奴)以及在《末日审判书》调查时被忽视或根本不存在的众多土地持有农。如今,《百户区卷档》仅存于米德兰地区和东盎格利亚的少数地区。它对研究这一时期社会史和经济史的学者而言价值极大,特别对调查庄园的构造方式也非常有价值。

这两次中世纪的调查主要关注财产所有者、土地所有权的情况,没有统计具体的人口,这是区别于现代人口普查的地方。在都铎时代和斯图尔特时代,主教被要求对教区中的家庭数量进行计数,但是英国在这个时期没有定期进行官方的人口普查。

直到18世纪末,人们对官方的人口普查仍旧普遍持反对意见。在人口统计学家托马斯·马尔萨斯(Thomas Malthus,1766—1834)1798年发表《人口论》(An Essay on the Principle of Population,又译《人口原理》)一书后,这种情况终于消失了。马尔萨斯认为,人口增长很快将超过粮食和其他资源的供应,如没有限制,人口是呈几何速率增长,而食物供应呈算术速率增长,这引起了极大的关注。英国如果无法自给自足,将遭受饥荒、疾病和其他灾难的打击,因此弄清英国到底有多少人口至关重要。出于对未来的担忧,人们开始意识到需要进行人口普查。

议会于1800年通过了《人口普查法》,又称《人口法》(The Population Act 1800, c. 41 Geo. III, c. 15),英格兰和威尔士的首次官方普查是1801年3月10日。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了解英国及其面临的挑战。这次人口普查收集的是有关社区而不是个人的信息,因此也不是现代意义上按人口进行的、由专人执行的普查。每个调查员都要负责他们调查的区域,记录诸如居住的房屋数量、最近出生的人口以及社区中人们从事的行业等信息。约翰·里克曼(John Rickman,1771—1840)负责第一次人口普查,并负责1801年至1831年之间每十年发布一次的报告。英格兰和威尔士的第一次人口普查显示,调查到的人口为887万人,加上人口总数不到50万的军人、海员和犯罪者(未包括在人口普查数据中),估计约为940万人。接近前一年政府估计的英格兰人口近920万的数值。《人口普查法》也适用于苏格兰,苏格兰的人口普查由教务长(schoolmaster)负责。

1841年进行的人口普查被普遍认为是第一次真正的现代人口普查,这次的普查的重心在人口,由专门的人口普查员负责。当时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普查由登记署总长(Registrar General)托马斯·李斯特(Thomas Lister,1800—1842)负责组织。英国的统计任务由专门的调查团队负责,而不由济贫监察官和其他教区主要成员负责。35,000名男性人口普查员挨家挨户分发统计表格,并告知户主填写该表格。这意味着所收集的数据更加详细和准确。此表格列出了每个人的姓名、年龄、职业、出生地和婚姻状况。表格填写完毕后,人口普查员会收走表格。一些家庭若无法阅读或书写,可以求助普查员、识字的朋友或邻居帮助他们填写表格。人口普查员在收回表格后,需要将所有这些信息转移到统计簿中。如果我们在英国国家档案馆人口普查系统中搜索1841年至1901年之间收集的信息,会找到由普查员编写的记录。原始的由家庭填写的统计表格没有留存。该系统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仍然是今天人口普查使用方法的基础。

1851年的人口普查的统计项包括人们的姓名、年龄、婚姻状况、出生地(如果出生在英格兰或威尔士,要填写具体的郡和教区;如果出生在英格兰和威尔士之外,只填写地区),以及与户主的关系。此外还被要求填写身体是否残疾(是否盲、聋或哑)和从事的职业。此次人口普查调查到英格兰人口16,921,888人,威尔士1,005,721人(大不列颠总人口21,121,967人)。英格兰和威尔士共580个大小城镇(cities and towns),镇(towns)的人口密度是每平方英里3,337人,乡村是120人,英格兰和威尔士每个镇(each town)的平均人口15,500人。伦敦扩大了78,029亩(或122平方英里),其居民也急剧增加,在普查当晚(3月30日)是2,362,236人。如果做一下比较,可以了解伦敦人口的密度:诺森伯兰郡每平方英里18人,伦敦东区每平方英里185,751人。政府统计员威廉·法尔(William Farr,1807—1883)利用人口普查中获得的越来越详细的数据,按职业和年龄对人口进行了分类,发现了职业对健康的影响:“矿工死亡比例过高……年轻(25—45岁)海员的死亡的比例相当高”,并且“《济贫法》显然不足以给疲惫的工人提供足够的救济”。这次人口统计反映了工业革命时期社会的转型:由于机器化大生产,大批人口离开出生地到城里工作;工厂中恶劣的工作条件及长时段的工时对工人阶层的身体健康危害极大。

在苏格兰,直到1855年为止,都没有本地人口登记服务。直到1860年《苏格兰人口普查法》(Census of Scotland Act, 1860)给予苏格兰登记署总长负责进行1861年人口普查的任务。至于北爱尔兰,在《1969年北爱尔兰人口普查法》[Census Act (Northern Ireland) 1969]通过之前,其人口普查是在单独法令的授权下进行的。

进入20世纪以后,人口普查继续。1901年人口普查时,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总人口已达到32,526,075。1911年的人口普查则使用了霍勒内斯码技术,即一种利用打孔把字母信息记录在卡片上编码的方式,得名自美国发明人赫尔曼·霍勒内斯(Herman Hollerith,1860—1929)。调查员将统计表中的信息转录到他们自己的记录簿中,填表人的档案记录仍然作为主要记录被留存。这次人口普查包括了关于职业和行业的问题,同时特别调查了婚姻和生育情况,以期弄清楚为何自19世纪70年代以来出生率一直在下降。当年的普查有两个趣事:一是一名叫艾米丽·戴维森(Emily Wilding Davison,1872—1913)的女性参政者藏在下议院的扫帚柜里,1911年的人口普查员的记录证实她确实住在那里;二是一名男子在名字一栏填写了“彼得·塔比”(Peter Tabby),在职业一栏填写了“捕鼠者”(mouser),在国籍一栏填写了“波斯”。人口调查员用红色墨水划掉了该条目,并严厉地指出:“这是一只猫!”

1931年的人口普查是第一次进行公共广播的人口普查。英国广播公司(BBC)安排了六次每周一次的“人口计数”的讲座,最后一讲由登记署总长在普查夜讲解如何填写普查表。这次人口普查增加了一个主要居住地问题,以便弄清人口的流动性;此外还询问如果目前失业,失业前从事的工作,并填写未来是否可能找到类似的工作。这次普查反映出20年代晚期到30年代早期失业率的增加,特别是矿业和造船业的衰落,这反映了20世纪大萧条对经济的影响。

1941年的人口普查由于二战没有进行,这就使得1951年的人口普查更为重要。这是第一次关注家庭设施(户外厕所)的人口普查,因为英国面临二战后清理贫民窟和重建住房的工作。同时关于女性生育情况和婚姻存续期的问题再次出现。时任登记署总长乔治·诺斯爵士(Sir George North)请女性对自己的年龄诚实。因为很多女性不愿意坦诚自己的年龄,觉得这是个人问题。之前人口普查遇到的情况是如果女性结婚早,她们倾向把自己年龄填得比实际更大;如果她们结婚晚,倾向把自己年龄填得比实际更小。报纸和杂志上充斥着忧心忡忡的女性的提问,她们担心自己的年龄被公开。

1961年人口普查再次关注女性生育情况的问题,以前对此问题的调查仅限于已婚的50岁以下的女性,这次扩展到结过婚的所有女性。这次的人口普查借助电视宣传——人口普查员在周日晚上的节目《我的职业是什么?》(What’s My Line),用哑剧表演的方式(或只能问答案是“是”或“否”的问题的方式)猜人们的职业。时任登记署总长麦克·福斯(Michael Firth)说:“人口普查员在前一晚出现在电视上极大地便利了他们周一分发表格的工作。户主们不再拿着空白表格问东问西,而是非常愿意配合。”这次人口普查使用了一台计算机来处理调查结果。生成完整的统计信息用了五年半的时间。

2001年,宗教信仰问题被首次列入人口普查表,人们可以自愿填写——选择在适当的方框中打勾,也可以写下未列出的任何宗教。不过,仍有约7.7%的人将此问题留白。英格兰和威尔士的人口从1801年的近900万增加到2001年的5200万,增长了近五倍,该增长速度与全球人口的增长速度大致相同。2001年,英语和威尔士语的人口普查调查表排列在货架上,总长度超过了40英里。表格被拍照,之后存储在15,000卷缩微胶卷上。这是自1841年以来,英国第一次将人口普查的纸质记录销毁并且回收纸张。这些缩微胶卷记录将在2101年向公众开放。

2011年,人口普查涵盖的新主题包括第二居住地址、居留意图、国民身份、主要语言、英语熟练程度和所持护照。有关收入的问题再次引发争议并最终被放弃。2011年,人们第一次可以选择在线月发布,距人口普查日仅16个月。英格兰和威尔士的人口超过5600万。

人口普查的统计数据是政府决策、制定规划和政策的重要参考。宏观上,通过人口普查可以确知一个国家人口增长(下降)率、年龄、性别构成和教育程度;微观上,一些机构和组织可以使用人口普查信息来向需要的人提供服务。如英国精神卫生基金会(Mental Health Foundation)使用人口普查的数据来确定哪些人更易患精神疾病,并为他们提供所需的支持。再如伦敦消防队(London Fire Brigade)在规划服务时,会评估整个伦敦的风险。他们使用人口普查数据来扫描首都所有社区,来准确评估每个社区的风险水平。其中重要的是要了解哪些社区最容易发生火灾。伦敦拥有超过320万套住房,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此外,如果发生火灾,老人可能更容易受伤或死亡。而通过查看人口普查中有关年龄的数据,消防队可以绘制出更多老年人独居的地区地图,从而为这些地区规划特定的应急方案。没有人口普查数据,消防队将很难知道哪些是危险区域。由此可见,依靠统计数据还可以挽救人们的生命。

英国人口普查的历史有近千年之久,人口普查在中世纪是国王征税的基础,今天是政府有效帮助弱势人口的依据;1841年的人口普查政府雇用3.5万名专职人口普查员,2021年人口普查寄送给每个家庭一个代码,使他们可以在网上完成填报。历年的人口普查都可以为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的制定提供数据支持,2021年的人口普查具有特殊的意义,可以帮助政府理解新冠状疫情如何影响了人们的生活。2021年的人口普查还可以让政府掌握最新的信息以便更好地理解英国疫情,确保日常服务设施可以在被疫情改变的社会中满足人们的需求,如医院、中小学校、大学和就业中心。这也是英国历史上第一次在疫病大流行情况下进行的人口普查,也必将对政府未来决策提供重要参考。因此,即使人口普查的方法和技术不断变化和发展,但英国政府在2021年传达的信息仍旧是一样的——每个人都很重要,每个人都要被统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